我的神(巍慕/樊面)15

沈巍迅速安排着投胎的事情,反倒没了时间看着沈面。


程慕生这几日却也很少出现,好不容易逮到了程慕生,沈面才暗暗打探。


没想到程慕生却紧闭不肯开口,沈面多半猜到了几分。


若是神族出了什么事,他不会隐瞒,而精心对自己隐瞒的事,必然是连岑璧。


只是连岑璧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的程慕生几日都不常出现。


“慕慕,你便说吧,好歹也是一起长大,他如今出了事我也要关心几分。”


也不知沈面是真的全都放下了还是装的太像,真的仿若只是朋友一般地关心询问。


但,连岑璧所做的事情终归是关系到沈面的,真的要和他说吗?


“唉,大哥他找到老神官,想要将神骨抽离,这件事被父皇知道了...

我的神(巍慕/樊面)完

沈面不见了。


当连岑璧终于解了禁足,赶到程慕生的餐厅时,已经没有了沈面的踪迹。


连沈面的味道都没有了。


“大哥,你这是做什么?”连岑璧早已失了平时那悠闲冷情的面孔,浑身写满了着急和不安,程慕生有些忍不住了,他这般样子,特像小时候自己丢了最喜爱的玩具时的样子,焦躁,不安,恨不得把整间屋子都翻一遍。


难道,连岑璧对沈面不是愧疚吗?


“沈面呢?”连岑璧虽解了禁足,可多日来也不曾蕴养灵力,还是那般虚弱的样子,配上现在这焦躁的模样,程慕生很担心他会晕过去。


“面面他.....他.....被沈巍哥哥带回魔族了。”对不起,大哥,面面不愿让你知道的事情,我也不会让你知道。

我的神(巍慕/樊面)14

沈巍和程慕生赶到的时候,夜尊还在做着噩梦,脑门上的汗已然浸湿了枕头。


“为什么会这么严重?”同样是恢复记忆,自己就没有这般痛苦的样子。


沈巍毫不在意地用衣服擦掉夜尊头上的冷汗道:“他是被强制恢复记忆,他现在是鬼族,恢复魔族的记忆,自然很痛苦。”


强制恢复......连岑璧你到底想做什么?


两人在这个时候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块去,沈巍看着夜尊痛苦的样子缓缓将自己内心的猜想道出:“我怀疑樊伟强制恢复夜尊的记忆,可能还要帮他恢复魔族的身份。”


“这怎么可能?”既然已堕了鬼族,要么就是一直做鬼,要么就轮回投胎,再一世为人弥散之际,收回元神,带回族里蕴养,才可重新恢复身份。...

我的神(巍慕/樊面)13

连岑璧虽然不受宠却是这千百年来资质最高的一位皇子,众人均猜测可能飞神,一跃成为真正的神族,却没想到,在众人的暗暗期盼下,他却哄骗的人堕了鬼族。


哪怕这是最高资质的,也担不起神帝的大任,所支持他的其他众神也慢慢倒戈转向了连城璧。


只可惜,这兄弟二人均对那神帝之位不感兴趣,大皇子连岑璧或许是不屑,二皇子连城璧确是不愿,他宁可与那魔族二公子日日在树下酿酒玩乐。


桃花树下两位翩翩少年,白衣飘飘,肆意玩笑。


“面面,你为什么喜欢我大哥呀?”连城璧捯饬着桃花,看着对面那小孩子又撑着脑袋暗自神伤。


“因为他厉害呀,我是我们魔族资质最差的一个,他是神族最好的一个。”小...

我的神(巍慕/樊面)12

带不回夜尊,沈巍也还没回来,程慕生只能每天都去看一看夜尊,确保夜尊的安全。


但是夜尊周身的黑气却越来越淡。


樊伟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神族的气越浓,神力越厉害,气越淡,则越来越虚弱。


也不知道鬼族是否也是这样。


程慕生越看越心慌。


“贪吃鬼,你最近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趁着樊伟不在,程慕生将夜尊全身里外好好地检查了一遍。


夜尊懵懵懂懂的,摇着头。


既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为什么周身的气会这么淡呢。


“你就不要担心了,我还没玩够呢,他很安全。”


反身揪住樊伟的衣领,程慕生气愤至极,“你跟我讲实话,你炼药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的神(巍慕/樊面)11

神族二皇子连城璧渡劫,封印记忆能力成为人族少年程慕生。


程慕生已经恢复了属于自己的记忆。


看着面前还摆着的酒杯,程慕生有些自嘲地笑出了声。


沈面的下落都没有找到,自己竟然就这么无知地过了这么多年。


如今自己恢复记忆,那应该是神族的劫难过去了。


那自己是不是可以去找沈面了?


不对,夜尊!


夜尊还在连岑璧那里!


自己不能再失去朋友了。


连岑璧能冷眼看着沈面堕鬼,怕不是骨子里就是个冷漠的人,如今夜尊就是个鬼族,连岑璧想要杀死他岂不是轻而易举。


如今已经恢复了记忆和法术的程慕生自然不能让夜尊在连岑璧那边呆着。


连岑璧也许曾经是个好哥哥,...

替代(巍樊/慕心)5

沈巍确实有本事。


一个月内,和樊伟明确指出之前配方的些许不足后,告知原先的原料可以使用其他替代,而且效果会更好,这样鑫丰就不用因为配方和原料的问题再发愁了。


樊伟觉得很别扭,沈巍是真心地帮助自己,可是自己每次看到他都会想到何开心。


接受了情敌的帮助,该怎么调节心态?


樊伟不相信沈巍是个情商这么低的人,也许看不出自己喜欢开心,可是怎么能看不出自己讨厌他的,每次面对自己还一副“乖,不要闹别扭了”的无限包容的样子。


都怪那一直挂在脸上的微笑和无边的眼镜,让你总觉得是被对方放在心上对待的。


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那微笑只是习惯,沈巍对待每个人都是那一副不远不近的样...

替代(巍樊/慕心)4

幸好当初尚达仁来找自己的时候留下了联系方式,何开心翻出那张带了点咖啡渍的名片,照着电话拨了过去。


挂下电话,何开心简直想打死樊伟,气冲冲地对自己面前的两人说道;“樊伟太不是人了,他公司现在出现了那么大的事情,竟然一句话都不说瞒的死死的。”


虽然何开心是樊伟的朋友,尚达仁也还是没有完全将事情告诉他,只是说配方方面出了点问题,樊伟这两天在盯着生产,已经好几天没睡了。


果然是鑫丰的问题。


程慕生解开腰上的围裙,询问道;“要不要去找找樊伟也许我们能帮上什么忙?”


将电话一拍,何开心越想越气,“帮什么忙,能帮上什么,我一个搞心理的,你一个厨子,能帮上什么忙?”


和何开...

替代 (巍樊/慕心)3

何开心真的是在不遗余力地帮助尚达仁劝说沈巍。


哪怕这件事的两个当事人都不当回事,何开心还是依然不放弃,在他的想法中,自己的朋友出事了,而另一个朋友正好能帮这个忙,为什么不能帮呢。


樊伟和程慕生在后厨聊的开心,何开心也在外面和沈巍慢慢聊着。


“你知道樊伟为什么突然回国吗?”沈巍拒绝过一次,再谈只能打擦边球了。


沈巍喝口水,没有说话,于他而言,樊伟只是一个见了一次面的陌生人,他也没有程慕生那自然熟的性格,樊伟为什么回来,并不重要。


好歹和沈巍认识了那么多年,也知道沈巍什么性格,不指望他能说出什么,何开心依旧按着自己的节奏说着,“听说鑫丰出事了,樊伟必须回来主持大局。他...

替代 (巍樊/慕心)2

鑫丰总裁办公室内,樊伟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看着面前电脑上的文件,办公室内却不止他一人。


听说那次吃饭,樊伟竟然丝毫没有和沈巍谈论顾问的事情,尚达仁直直闯入樊伟办公室一顿质问。


“小伟,不是我说你,我们公司现在很需要技术支持,沈巍是最年轻的生物教授,这个年纪拿到教授头衔,是靠真本事的。”


任由尚达仁在办公室吵闹,樊伟仍旧看着文件,嘴上敷衍回复,“尚叔叔,生物教授不止沈巍一个,他可能是最年轻的那一个,不一定是经验最丰富的那一个,况且人家不愿意我还能逼人家吗?”


尚达仁跺跺脚,这樊伟怎么这么不懂得变通呢?


鑫丰虽然姓樊,但尚达仁对他的上心不比樊伟少,鑫丰一步步走来,自己和...

黑璧的颜我可以舔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