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巍慕/樊面)完

沈面不见了。


当连岑璧终于解了禁足,赶到程慕生的餐厅时,已经没有了沈面的踪迹。


连沈面的味道都没有了。


“大哥,你这是做什么?”连岑璧早已失了平时那悠闲冷情的面孔,浑身写满了着急和不安,程慕生有些忍不住了,他这般样子,特像小时候自己丢了最喜爱的玩具时的样子,焦躁,不安,恨不得把整间屋子都翻一遍。


难道,连岑璧对沈面不是愧疚吗?


“沈面呢?”连岑璧虽解了禁足,可多日来也不曾蕴养灵力,还是那般虚弱的样子,配上现在这焦躁的模样,程慕生很担心他会晕过去。


“面面他.....他.....被沈巍哥哥带回魔族了。”对不起,大哥,面面不愿让你知道的事情,我也不会让你知道。

我的神(巍慕/樊面)15

沈巍迅速安排着投胎的事情,反倒没了时间看着沈面。


程慕生这几日却也很少出现,好不容易逮到了程慕生,沈面才暗暗打探。


没想到程慕生却紧闭不肯开口,沈面多半猜到了几分。


若是神族出了什么事,他不会隐瞒,而精心对自己隐瞒的事,必然是连岑璧。


只是连岑璧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的程慕生几日都不常出现。


“慕慕,你便说吧,好歹也是一起长大,他如今出了事我也要关心几分。”


也不知沈面是真的全都放下了还是装的太像,真的仿若只是朋友一般地关心询问。


但,连岑璧所做的事情终归是关系到沈面的,真的要和他说吗?


“唉,大哥他找到老神官,想要将神骨抽离,这件事被父皇知道了...

我的神(巍慕/樊面)14

沈巍和程慕生赶到的时候,夜尊还在做着噩梦,脑门上的汗已然浸湿了枕头。


“为什么会这么严重?”同样是恢复记忆,自己就没有这般痛苦的样子。


沈巍毫不在意地用衣服擦掉夜尊头上的冷汗道:“他是被强制恢复记忆,他现在是鬼族,恢复魔族的记忆,自然很痛苦。”


强制恢复......连岑璧你到底想做什么?


两人在这个时候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块去,沈巍看着夜尊痛苦的样子缓缓将自己内心的猜想道出:“我怀疑樊伟强制恢复夜尊的记忆,可能还要帮他恢复魔族的身份。”


“这怎么可能?”既然已堕了鬼族,要么就是一直做鬼,要么就轮回投胎,再一世为人弥散之际,收回元神,带回族里蕴养,才可重新恢复身份。...

我的神(巍慕/樊面)13

连岑璧虽然不受宠却是这千百年来资质最高的一位皇子,众人均猜测可能飞神,一跃成为真正的神族,却没想到,在众人的暗暗期盼下,他却哄骗的人堕了鬼族。


哪怕这是最高资质的,也担不起神帝的大任,所支持他的其他众神也慢慢倒戈转向了连城璧。


只可惜,这兄弟二人均对那神帝之位不感兴趣,大皇子连岑璧或许是不屑,二皇子连城璧确是不愿,他宁可与那魔族二公子日日在树下酿酒玩乐。


桃花树下两位翩翩少年,白衣飘飘,肆意玩笑。


“面面,你为什么喜欢我大哥呀?”连城璧捯饬着桃花,看着对面那小孩子又撑着脑袋暗自神伤。


“因为他厉害呀,我是我们魔族资质最差的一个,他是神族最好的一个。”小...

我的神(巍慕/樊面)12

带不回夜尊,沈巍也还没回来,程慕生只能每天都去看一看夜尊,确保夜尊的安全。


但是夜尊周身的黑气却越来越淡。


樊伟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神族的气越浓,神力越厉害,气越淡,则越来越虚弱。


也不知道鬼族是否也是这样。


程慕生越看越心慌。


“贪吃鬼,你最近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趁着樊伟不在,程慕生将夜尊全身里外好好地检查了一遍。


夜尊懵懵懂懂的,摇着头。


既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为什么周身的气会这么淡呢。


“你就不要担心了,我还没玩够呢,他很安全。”


反身揪住樊伟的衣领,程慕生气愤至极,“你跟我讲实话,你炼药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的神(巍慕/樊面)11

神族二皇子连城璧渡劫,封印记忆能力成为人族少年程慕生。


程慕生已经恢复了属于自己的记忆。


看着面前还摆着的酒杯,程慕生有些自嘲地笑出了声。


沈面的下落都没有找到,自己竟然就这么无知地过了这么多年。


如今自己恢复记忆,那应该是神族的劫难过去了。


那自己是不是可以去找沈面了?


不对,夜尊!


夜尊还在连岑璧那里!


自己不能再失去朋友了。


连岑璧能冷眼看着沈面堕鬼,怕不是骨子里就是个冷漠的人,如今夜尊就是个鬼族,连岑璧想要杀死他岂不是轻而易举。


如今已经恢复了记忆和法术的程慕生自然不能让夜尊在连岑璧那边呆着。


连岑璧也许曾经是个好哥哥,...

我的神(巍慕/樊面)10

夜尊说他闻不到自己的味道了,程慕生急忙忙地找到沈巍。


“贪吃鬼,我烧了生煎,你都闻不到了吗?”夜尊坐在椅子上,袍子宽大的帽子遮着脸,湿漉漉的眼睛眨巴眨巴的,好像对自己失去嗅觉也没什么感觉。


“闻不到他们的臭味多好。”也不在乎沈巍在旁边,夜尊就直接开口。


程慕生有些尴尬的看看沈巍,这贪吃鬼咋啥都说呢。


沈巍扶了的自己眼镜,淡定地开口:“鬼族对魔族而言也是臭味。”


真不能让自己吃亏。


“你们可要小心了,闻不到味道小心变成恶鬼。”


樊伟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靠在门边。


“我不是锁门了吗?”程慕生确保地跑去看了看门上的锁。


樊伟慢慢走到夜尊面前,摸...

我的神(巍慕/樊面)8

沈巍和樊伟成了餐厅的常客。


本来沈巍有的时候因为要备课不来也是很正常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遇到樊伟之后,即使备课,沈巍也选择在了自己的餐厅。


他和樊伟永远坐在隔壁桌。


贪吃鬼也再也没有在客人身边晃悠过。程慕生问过他为什么,夜尊的理由是讨厌香气。


作为一个开门迎客的餐厅,程慕生没有办法要求樊伟不来自己的餐厅。于是私下里求助沈巍,希望沈巍帮忙看住樊伟。


程慕生一直觉得樊伟要杀了自己的贪吃鬼。


毕竟第一次见面那个态度,那个眼神,和沈巍当初简直一模一样。


沈巍和樊伟之间保持着一种诡异的平衡感。


“你竟然会选择这么累这么蠢的职业在人间。...

我的神(沈巍×程慕生/樊伟×沈面)7

夜尊可能是被记忆里的那个人伤害的太深,生煎能唤起他一时的活力,但是到了第二天就整个鬼又蔫下去了。


“贪吃鬼,你别堵在这边啊。”


夜尊蹲在冰箱前面,睁着那双大眼睛看着程慕生。


“慕慕,我不想出去,外面香味太浓了,我怕会见到那个人。”


“神族不都是香味吗?难道每个人还有不同的香味?”程慕生一边做着菜一边和夜尊聊天。


“是啊,就好像慕慕你是花香,可是我闻到的那个香味太香的,香的发腻。”


程慕生笑了,这话和沈巍当初说的还一样呢。“我又不是神族的人,我的味道和他们的味道是不是一样,你怎么知道。说不定神族每个人都是香的发腻呢。”


“好啦,出去吧,沈巍要来了。”程慕...

(巍慕)我的神

记小脑洞3

扩写get√

--------------

天地初分,就已将世间万物分为三六九等。


神等,魔等,人等,和被神魔视为最低等的鬼族。


程慕生经营一家餐厅,在今日却迎来了一位神秘的客人。


程慕生的眼睛能看透所有领族的伪装,这个客人虽然看着文质彬彬,很是帅气。但程慕生能看到围绕在他身上的一股蓝气。


神族红气,魔族蓝气,鬼族黑气,人族白气。


这个人是魔族的人。


“小鬼,你的餐厅不平静吧?”那人坐下却也不点餐,看着角落里的位置。


程慕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角落里坐着一个白衣白袍白发的人,看着跟个孩子一样。


但是那人却在偷偷吃着座位上客人的菜...

黑璧的颜我可以舔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