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别扭吧(心樊)23

沈巍的学术研究已经总结完,决定过两天就离开。


“樊樊,然哥要走了,咱们一起去送送他吧。”


想想井然回国的场景,还历历在目,现在怎么就要走了呢。


“当然要送了。”


樊伟工作的模样很认真,侧脸如雕琢,很精致,身后的扇叶开了条缝,阳光温柔地洒在脸上,更添几分柔和。


“樊樊,我打算等然哥走了之后,跟我妈摊牌。”


“不行!”樊伟也顾不得是不是什么重要的文件直接站起身走到何开心桌前,特别严肃,“何阿姨的身体你不知道吗?这件事不能说,慢慢来好不好?”


窝在樊伟颈肩拱来拱去,何开心一副委屈的模样,“可是,我好想把你带回家哦。”


“乖,我可以先把你带回家。”...


就别扭吧(心樊)22

何母这几天有点恍惚,胡娜天天来看她都有些照顾不上。

“阿姨,您身体不舒服吗?我看您这两天气色不太好,要不要我陪您去医院看看?”何母自作主张的跟踪并没有跟胡娜说过,胡娜也不知道何母对恍惚是受到了刺激。

“不用不用,”何母无神地盯着水杯,估计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两手在空中摇晃终于抓住胡娜的手,“娜娜,你说开心喜欢他什么呢?”

“阿姨您说什么?”胡娜没听清最后一句话。

“没什么,娜娜,我身体有点不舒服,想休息会。”

胡娜也看出何母确实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想送着她回房再走还被拒绝了。

何母撑在沙发边,已经几天了还是不能消化那天看到的事。

她自认没有对何开心时刻紧密的询问每天的事情,可也...

就别扭吧(心樊)21

何母对胡娜那是一百分的满意,何开心和她见面后,总是能在家里时不时看到她的身影,那四目相对的时候,胡娜就冲自己眨眨眼睛,何开心真怕下一秒她就直接跟何母开口了。


何开心一身寒意三步并作两步回房,完全无视何母在背后的埋怨,“开心,你个死孩子,娜娜来了你也不招待下就往房间跑。”


“阿姨,我今天来呢,是想跟您涚件事的。”


第一步,先断绝和自己的可能性。


“其实,我有喜欢的人了,但是我爸一直不同意,所以我才答应和开心见一面的。这个情况开心也知道的,他也愿意帮忙。”为难的表情,轻声细语,纠结和心虚并存。


何母是真的喜欢这个小姑娘,哪怕不是作为儿媳妇她也很心疼,当即拍拍胡娜以示安...

就别扭吧(心樊)20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何开心没想到自己的不痛快这么早就出现了。


一月前还在信誓旦旦地对樊伟说不会让他承受任何压力,结果压力就报应到自个身上。


还是自家老妈找来的。


不管揪在耳朵上的手劲有多大,何开心就是一副不屈的模样,“妈,我说过很多遍了,我不会去相亲的,我不会娶别人的,我有喜欢的人了。”


耳廓被拧紧一转,何开心疼的哇哇直叫,何母不为所动,誓要何开心给出个答案,“娜娜有哪里不好?你不相亲就把你喜欢的人带回来,带不回来就是没有,没有就给我相亲去。”


嘶,这是什么强盗逻辑?


“妈,我真的有喜欢的人了,我骗你干什么?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不好带回来,等时机成熟了,我...

错是非,债未还 完

没有逻辑,我只是想让它写完

假装白璧爱惨了雪儿吧

---------

花无谢一直认为城玉这种仇恨充斥着全身的人,不会动情。可傅红雪的出现好像打破了花无谢的想法,而当花无谢认为城玉会为了傅红雪放下仇恨的时候,又出现了下毒事件。傅红雪中毒后,城玉没有什么波动,花无谢想,自己又想多了。可是现在....... 


连城璧从来都知道南院困不住城玉,以前是他忍辱负重,不愿让自己查出端倪,宁愿日日呆在那小院。而现在,他也不做样子了,南院自然可以自由出入。


“连城璧,我们这么多年的仇恨,你不能杀我,我也杀不了你。”曾经,他恨不得杀了连城璧,如今他大概也知道杀不了连城璧了,可是那么多年...

就别扭吧(心樊)19

唉,每次交往了之后就不知道写什么了,还是未表明心意之前的纠结好写

顺便说句,没错,巍然就是制造矛盾打酱油的

---------

交往前樊伟对何开心的评价:哪怕你虐我千百遍,我依旧待你如初恋。


交往后樊伟对何开心的评价:哪里来的二十四孝忠犬系男友?


樊伟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何开心等的都跺脚了,明明心里对樊伟和樊父的对话在意的不得了,却在看到樊伟的一刹那立马扬起笑容,所有负能量都收起来,拉过小男朋友的手就牵着回办公室。


一整天对着樊伟几次三番欲言又止,但还是憋在了喉咙中。


午饭依旧专门跑出去给樊伟买了他最喜欢吃的菜和奶茶。


何开心坚信如果樊伟想说肯定会主动开口的,...

错是非,债未还(璧花)拾伍

连城璧和花无谢终于可以平和相处了,连城璧是开心的,多少年了,他就希望花无谢便回原来那个无忧无虑,不需要算计自己,算计他的样子。只可惜,仇恨横断在他们中间,花无谢是不会对自己打开真心的。


可如今也许是花无谢知道了天幽草的功效,也许是知道了城玉的阴谋,也许是连城璧罢官了,他反而轻松了几分,这些天也开始和连城璧说说笑笑,两人也能好好相处,一起下棋吃饭,偶尔开开玩笑。


连城璧已经很知足了。


轻松地日子没有几天,南院出事了。


沈璧君平时展现的是一个贤良亲民,为百姓着想的形象。就算连城璧极为无视她,不喜欢她,至少在民心这一块,沈璧君是做的比连城璧好。


而沈璧君这命一殒,平时受...

就别扭吧(心樊)18

何开心的小屋子迎来了他的第二个主人。


不同于上一次住进这里,充满猜疑,多虑和自卑;这次樊伟心甘情愿。


“然哥最近跟着沈巍一直宿在研究所附近,已经几天没回来了,你放心住,不用怕被看到。”


樊伟是心甘情愿,而且搬了一大堆东西过来,这要是一不小心碰到井然,该怎么解释?


何开心好似知道樊伟苦恼的事情,提了他的行李到自己房间就开始解释,凑近樊伟耳侧轻轻谈吐,“而且,然哥早就知道我喜欢你喜欢的要命,恨不得把你锁在我身边。”


樊伟惊愕地盯着井然的房门口,好像井然就在房间里贴着门在偷听一样,“他.....他早就知道了?”


“是啊,他可是在你不知道的时候狠狠地警告了我呢。”叼...

就别扭吧(心樊)17

樊伟晕了过去,何开心抱着他进了屋。


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这么不会照顾自己呢。


何开心低下身轻轻贴上樊伟的额头落下一吻,刚刚樊伟情绪不太对劲,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自己的告白呢。


没关系,反正,这回可不会让他跑了。


“樊樊,我爱你。”


等到天暗了下去,樊伟才醒来。


等等,他晕过去之前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重要的信息?


尝试着开口叫了一声,“何....何开心?”


没一会何开心就端了杯热牛奶进门了,还冒着气。


见樊伟是醒了,何开心脸便有些拉下,很无奈地开口,“你告诉我,你昨天回家之后有没有吃饭?”


樊伟身体一向不错,有没有生病,好端端地晕过去了,肯定...

就别扭吧(心樊)16

井然找到樊伟的时候他和何开心正坐在长椅上,一人一头。


何开心目光呆愣,晕晕乎乎的;樊伟眼眶红红的,明显哭过,似在赌气地头扭在一边就是不肯看何开心一眼。


“何开心,你要死啊,你把樊伟怎么了?”樊伟那么坚强的一个人,竟然能被何开心弄哭,这人干的什么混蛋事啊。


何开心慌乱地眨巴着眼,想要上前抓住樊伟的手却被井然打开,温柔地抱住轻轻拍拍他的背。


“我.....我没有......”


刚刚测谎仪游戏结束后,樊伟红着眼眶扯掉手上的夹子,拉起何开心就跑到鬼屋门口解开了手环,转头就走,没有一丝留恋。


“然哥,我先回去了,接下来我就不陪你们玩了。”


樊伟退出井然的怀抱,眨...

黑璧的颜我可以舔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