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巍慕/樊面)完

沈面不见了。


当连岑璧终于解了禁足,赶到程慕生的餐厅时,已经没有了沈面的踪迹。


连沈面的味道都没有了。


“大哥,你这是做什么?”连岑璧早已失了平时那悠闲冷情的面孔,浑身写满了着急和不安,程慕生有些忍不住了,他这般样子,特像小时候自己丢了最喜爱的玩具时的样子,焦躁,不安,恨不得把整间屋子都翻一遍。


难道,连岑璧对沈面不是愧疚吗?


“沈面呢?”连岑璧虽解了禁足,可多日来也不曾蕴养灵力,还是那般虚弱的样子,配上现在这焦躁的模样,程慕生很担心他会晕过去。


“面面他.....他.....被沈巍哥哥带回魔族了。”对不起,大哥,面面不愿让你知道的事情,我也不会让你知道。


“你在骗我。”


程慕生上前扶住摇摇欲坠的连岑璧,心里痛,可面上丝毫不显,“大哥,我没有骗你,面面他真的跟沈巍哥哥回去了。”


“那我去魔族。”


“好,我陪你去。”跟在连岑璧身侧,程慕生运转灵力便让对方陷入沉睡,接住倒下的身体,程慕生长呼一口气。


还好连岑璧现在灵力不足,不然自己还真不好一击即中。


“对不起,大哥,再等等,沈面就会回来了。”


“人间不过一遭,于神族来说,时间不算太长。”


“希望你们再见的时候,都能放下过去。”


轻轻擦拭连岑璧的汗,程慕生转身便离开了,没有看到床上躺着的人睁开了眼睛,刚刚所讲的话赫然全被听了去。


沈面,你说着不恨我,却为何这般骗我。


即使知道你这一世结束之后变回回来,可为何要瞒我。


只想守护着你,也这般难了吗?





光阴走似车,十年便过去了。


连岑璧不再追问着沈面的下落,仿佛放下了一般;沈巍也辞去了龙城大学的工作,回了魔族做了那威风万般的魔王,和程慕生也不在见面了;而程慕生,也不再是那个只会坐在桃花树下酿着酒,与好朋友聊着天帝连城璧。


大家都仿若变了人一般。


十年,神帝的身子也撑到了头。


神官都已分了两队。


站那神族千百年来资质最强的大皇子连岑璧和站那不冷情,有心的二皇子连城璧。


只是这两当事人的心境却和当年不同了。


连岑璧不愿去争,他有自己的小心思,再等五年,他便去寻那沈面的转世,好好守着他。


连城璧不屑,这位置除了永无止境的操劳还有万年的折磨,他倒宁愿连岑璧做了神帝而自己成一个神官好好辅佐一番。


神帝最终还是将帝位传给了连城璧,各神官欢拥跪地时,他仿佛看见连岑璧放松了片刻。





“大哥,你可怨我?怨父皇将这位置给了我?”跟进连岑璧的房间,连城璧才开口发问。


自从沈面投胎后,连岑璧仿佛才知晓如何做一个大哥,一个有喜怒哀愁,有所思所想的人。


连岑璧关切地摸摸自己弟弟的面庞,这么久了,他才发现,自己这个弟弟,早已不是那个只会酿桃花酒的小孩子了。


“你如今长大了,可以担这重任,我很开心。”


“大哥,你会一直在我身边辅佐我吧?以我的天资,未必能做那神帝,只有你,在我心里,才应该是神帝。”不知道为什么,见到连岑璧松了口气的那个时候,他心里特别慌张,所以急需来找连岑璧,要听到他的保证。


没想到连岑璧却拒绝了:“你能做好,大哥相信你。我就不留在这里了,我想去找他。”


原来,十年了,没忘记沈面的不止自己。


“大哥,你为什么想去找他,你问过自己吗?”既然连岑璧决定要去找他,自己是不会阻拦的。可是,若是不知自己为何要去找,那连城璧是一定不会放他走的。


“我喜欢他,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已经喜欢他了。可是我太笨了,我把他气走了。”


好,知道自己的心意,才能好好守护着沈面。






老神帝薨,新神帝连城璧登位。


连城璧登位便放了连岑璧的权,让其在人间留置。


众神猜测,自古神帝长子即位,而这新神帝确是二子,将连岑璧留置人间就是怕其招兵买马,端了自己的地位。


真相早不得而知。





一轮大圆月挂在上头,已身居帝位的连城璧站在神宫看着月亮,却无赏月的心情。


这般美丽的月色,身边却无可共享之人。


不知道沈面投的是否是好人家,是不是跟当年一样无忧无虑,所以重担都有哥哥顶着。


不知大哥现在何处,是否找到了沈面,面对一个陌生的大哥哥,沈面能对他展开心扉吗?


也不知.....沈巍......现在是不是和自己一般寂寞。


王的位置,注定要享无边孤独了。



评论(2)
热度(20)
© 简·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