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巍慕/樊面)15

沈巍迅速安排着投胎的事情,反倒没了时间看着沈面。


程慕生这几日却也很少出现,好不容易逮到了程慕生,沈面才暗暗打探。


没想到程慕生却紧闭不肯开口,沈面多半猜到了几分。


若是神族出了什么事,他不会隐瞒,而精心对自己隐瞒的事,必然是连岑璧。


只是连岑璧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的程慕生几日都不常出现。


“慕慕,你便说吧,好歹也是一起长大,他如今出了事我也要关心几分。”


也不知沈面是真的全都放下了还是装的太像,真的仿若只是朋友一般地关心询问。


但,连岑璧所做的事情终归是关系到沈面的,真的要和他说吗?


“唉,大哥他找到老神官,想要将神骨抽离,这件事被父皇知道了,正罚他面壁思过呢,哪想到大哥仿若铁了心一般。”


罢了,当事人总归有权利知道这件事,而且连岑璧现在铁了心要用自己的神骨助沈面回魔族,告诉了沈面,也许他还能帮忙劝劝,总不至于等到大哥真的将神骨抽离,沈面却还不接受的号好。


到时,大哥就真的回不去了。


千年来一直跟在连岑璧身后,这份喜欢不会是假的,所以如今听到对方这个自寻死路般的事情,沈面还是激动了:“他是不是疯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慕慕,你带我去见见他吧。他不能这么就这么毁了自己。”


我该怎么告诉你,他不是为了毁了自己,而是为了成全自己。


“好,我带你去。”






为了呼应所谓大皇子的身份,连岑璧的房间外观看着富丽堂皇,内里却只有简简单单的。


连岑璧只是坐在一边闭着眼睛。


神族不吃不喝本没什么,可是连岑璧之前放了那么多灵力为沈面炼药,如今再没有补充,那整张脸惨白无力。


程慕生将沈面送到房间后便离开了,两人的心结几千年了,该解开了。


“岑.....连大哥。”已经走到连岑璧面前了,那个闭着眼睛的人仿佛都没有感受到自己一般,他的灵力什么时候这么弱了。


连岑璧缓缓睁开眼,这已经是沈面了,只是那双眼眸中只有担忧,自己想要看到热度却极好地被沈面隐藏了。


“你来做什么?”


“我听慕慕说,你要剔神骨?为什么?”


没有回答沈面的问题,连岑璧只是定定看着对方的面孔,答非所问:“沈面,你恨我吗?”


沈面摇摇头,他不会恨连岑璧的。


只是不愿意再跟在他的身后罢了。


“我助你回魔族好不好?”


这句话的威力不亚于当初连岑璧觉得自己利用他所说的话,“你什么意思?你剔神骨是为了我吗?你想将神骨给我是吗?”


“对,我要助你回魔族,这是我补偿你的。”


呵,自嘲慢慢涌上沈面的面庞,你愿意为我做这么多只是因为你的愧疚之心吗?


“我不需要!连岑璧,我的记忆是不是也是你恢复的?”沈面似乎笃定了这就是连岑璧的所作所为,也没有等连岑璧回答便继续开口:“你这是在做什么?愧疚吗?补偿吗?你觉得我需要吗?收起你这自以为是的补偿,你便是剔了,我也只会扔掉。若是你真的想补偿我,那就留下你的神骨,带着你的愧疚,坐上那神帝之位,今后都会想起,愧疚和补偿是这世上最无用的东西。”





“愧疚是最没用的东西,他不能抹去你曾经带来的伤害,也不能抹去既成的事实,愧疚只是让自己心安罢了。”





该说不愧是从小长大的吗?沈面所说的话和连城璧几乎无差。


原来,已经失去的是挽回不了的吗?


“我没有补偿你,我只是想要这么做而已。”


“连岑璧,”沈面抓起连岑璧的手,手腕上的伤痕还存在着,他的灵力已经无法将这些伤痕立即抹灭了。“你看这些伤口,你可以等你灵力充沛时将他愈合,可是心里的伤口,是永远愈合不了的。我不恨你,你也不需要这么做,我们本就没有什么关系,我的生死存在都与你不相关。你若是执意这般做,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连岑璧也随着沈面的视线看向自己的手腕伤痕。


这些伤痕若是自己不想让其愈合,就算灵力充沛,他也会依旧存在,所以,这就是沈面想说的话吗?


“好,你不愿我便不剔了。只是,待父皇让我出去后,我能不能去看看你。”


“好。”


沈面没有告诉他,自己马上就要投胎了,等他出来后,自己估计已是一个在襁褓中哭闹的孩子了。


罢了,这些事情,有什么告诉他的必要呢。


评论(2)
热度(30)
© 简·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