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巍慕/樊面)14

沈巍和程慕生赶到的时候,夜尊还在做着噩梦,脑门上的汗已然浸湿了枕头。


“为什么会这么严重?”同样是恢复记忆,自己就没有这般痛苦的样子。


沈巍毫不在意地用衣服擦掉夜尊头上的冷汗道:“他是被强制恢复记忆,他现在是鬼族,恢复魔族的记忆,自然很痛苦。”


强制恢复......连岑璧你到底想做什么?


两人在这个时候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块去,沈巍看着夜尊痛苦的样子缓缓将自己内心的猜想道出:“我怀疑樊伟强制恢复夜尊的记忆,可能还要帮他恢复魔族的身份。”


“这怎么可能?”既然已堕了鬼族,要么就是一直做鬼,要么就轮回投胎,再一世为人弥散之际,收回元神,带回族里蕴养,才可重新恢复身份。


“还有一种办法。”沈巍没有说出口。


他不认为樊伟会对自己这么狠,或者他不认为夜尊会值得樊伟这么做。


是啊,还有一种方法。


“他不会的,我心中的连岑璧这般吃亏的事情是不会碰的。”


“岑璧......大哥.......”夜尊的神志渐渐恢复,表情也不似刚刚那般痛苦了,也渐渐能说话了。


“大哥在,面面,大哥在。”哪怕这几年来一直说沈面堕鬼是活该,心智不坚定,魔族不会承认一个堕鬼的二公子。可毕竟还是自己的亲弟弟,嘴上这般不饶人,心里还是想念的。


“大哥......?”沈面缓缓睁开眼睛,见到沈巍似乎还愣了两分,在他的记忆里,这一声大哥可是隔了几十年的时间。


“慕慕!大哥!”


程慕生上前轻轻拥住沈面,这个小傻瓜,受了这么多的苦,总算恢复了记忆。


“大哥,就你们吗......”


知道夜尊想要见到的是谁,但是曾经夜尊被那般对待的画面浮现在眼前,程慕生说了慌:“樊.....大哥他回去了。”


“回去了?”夜尊一笑,充满绝望。


他就这么不愿意见到沈面吗?明明对夜尊有求必应,对沈面就避之不及。


终归还是一腔情愿。


“面面,你愿意回来吗?”沈巍已经等不及了,樊伟如今不知道做什么,是不是真的想那般为沈面恢复身份,只能先行让沈面去投胎,剩下的就让自己去做。


“大哥,我都这般了,魔族还愿意要我吗?”


“要的,一直要的。”曾经那肆无忌惮的沈面如今竟然变得这般小心翼翼了。


沈面满色苍白,头上还有些许没有擦干的冷汗,就定定看着沈巍片刻,沈巍目光中确实还是那对自己的担忧和期待,“好,大哥,投胎之前,我能不能......见一面连大哥?”


“面面,樊伟他已经回了神族了。”若是见一面怕是夜长梦多。


见不到了吗?


沈面仿佛一瞬间长大了一般,透过那张面孔已经看不出心里所想,“好,大哥你安排下吧。”


既然心已死,那这世间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呢。


这多年了,应该早已看清,连岑璧就是一个冷情无情的人,你跟在他身后这千年,他也不曾对你有何好颜面。等成了夜尊,竟然主动招惹,是觉得失去记忆了,可以逗弄吗?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一直呆在夜尊身边呢?为什么就不能这么对待沈面呢?






为了哄骗夜尊死心而瞎编的说辞没想到一语成畿,樊伟确实回了神族,只是,不再是逃避。


樊伟找到了神族掌管飞升,堕落的神官,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老神官掌管此事已有六千年,这六千年只出了连岑璧这一个资质最强的皇子,明明,只要再修炼下,便可飞升。


可如今为何自寻死路,“大皇子,您可想清楚,这神骨一旦抽离,您就好比人族了,再无修炼的可能了。”


樊伟丝毫不在意,反正,他从来不屑这些。“你尽管想办法吧。”


“大皇子,还请您三思。”连岑璧尽管再不受宠,再无可能继承神帝之位,那也是大皇子,没有神帝的旨意,自己如何敢随便便抽了他的神骨呢?


“让你做便做。”连岑璧眼眸下合,斜睨着看那神官,眸子里尽然全是威慑之力,“怎么,看我如今不受宠,便觉得我的话可以忤逆了吗?”


“下官不敢。”


“那便去想办法。”


老神官战战兢兢地领命,心里却寻思着将这件事告诉神帝。


连岑璧反倒松了口气,若是神骨抽离成功,沈面便可借着自己的神骨重回魔族,继续当他无忧无虑的二公子。而自己,也算是偿还了当初哄骗他堕鬼的代价。


本只是因着愧疚去寻得沈面,没想到反而认清楚了自己的心。


果然,当这神族有什么好?几千年来清心寡欲,不知喜,不知苦,所以才会化作一根根利刃刺向对方,非弄得遍体鳞伤才觉得痛快。


而仅仅当了樊伟几个月,竟晓得了喜,哀,苦,酸,走这一遭,倒也划算。


说起来,还真是多谢了自己那个好弟弟。若不是到了人间,沈面还和他待在一起,自己又怎会想办法弄失了沈面的嗅觉,将沈面接过自己身边。这才明白了,原来这颗心早就为沈面跳动了千年。


只是,你回了魔族,我大概已不知去往何处了,是否还能记得那个伤害了你千年的混蛋呢?


希望你此生能遇到一个懂爱,知爱,愿意爱你的人。


如沈巍对待连城璧一般便也可以,放在心里小心翼翼守护,就算不说出口也欢喜,别再为了连岑璧伤了心。


评论
热度(22)
© 简·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