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巍慕/樊面)13

连岑璧虽然不受宠却是这千百年来资质最高的一位皇子,众人均猜测可能飞神,一跃成为真正的神族,却没想到,在众人的暗暗期盼下,他却哄骗的人堕了鬼族。


哪怕这是最高资质的,也担不起神帝的大任,所支持他的其他众神也慢慢倒戈转向了连城璧。


只可惜,这兄弟二人均对那神帝之位不感兴趣,大皇子连岑璧或许是不屑,二皇子连城璧确是不愿,他宁可与那魔族二公子日日在树下酿酒玩乐。





桃花树下两位翩翩少年,白衣飘飘,肆意玩笑。


“面面,你为什么喜欢我大哥呀?”连城璧捯饬着桃花,看着对面那小孩子又撑着脑袋暗自神伤。


“因为他厉害呀,我是我们魔族资质最差的一个,他是神族最好的一个。”小孩子的世界总是对强者有着很大的憧憬。


沈面作为魔族的二公子,确是千百年来资质最差的一个,五百年了才突破封印,有了灵力。


与连岑璧对比,还真是一个最差,一个最好。


“可是我大哥那个样子,总是冷着一张脸,你不怕吗?”


拨浪鼓一般地摇着头,沈面竟有些怪连城璧这般诋毁他亲哥哥。


“他不冷漠,他其实人很温暖的。你也知道,神帝和神后相比之下,更看重的是你,可是,你却是二子,这重位迟早是落在连大哥身上。所以连大哥才用冷漠的外表伪装自己,你是他的亲弟弟,你不能也和别人一样误解他。”


沈面仿佛一瞬间变成了个大人一般,竟对着自己说教起来。


连城璧赶忙放软道歉:“我错了,我不应该那样说他的。”





白色柔软的大床上,床上的男孩好似在做噩梦,额头上虚虚冒着冷汗,嘴边不自觉叫着谁的名字。


“岑......璧......大哥”


另一只手抚上梦魇中的男孩的面部,点点星光随着手掌进入了男孩的脑海中。


“睡一觉,你就能见到你的大哥了。”


樊伟站起身拍拍自身身上本不存在的灰尘,是时候该去见见沈巍了。


另一头沈巍和程慕生却陷入了两难的沉默。


若程慕生还是程慕生,沈巍与他到是能好好相处,可如今已是连城璧,又该如何呢。


“沈巍哥哥,对不起,我是在你走后才恢复记忆的。”


沈巍摇摇头,他在意的不是这个。


“夜尊.....在樊伟那边还好吧。”


“嗯。”关于樊伟炼药的事情,程慕生还是有意地瞒了下来。


“你知道,夜尊成为鬼族之前是什么身份吗?”


沈巍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关于夜尊的身份,自己当时只是个普通人,自然探查不到,而夜尊也失去了之前的记忆,对于他堕鬼之前,一无所知。


“我不知道。”


“沈面,就是夜尊。”作为沈面最好的朋友,沈巍觉得,这件事不应该瞒着对方,他有权利知道。


什么!程慕生赶忙站起身,如果夜尊就是沈面,那樊伟肯定早就知道,那他炼药到底是为了什么?


“樊伟!我去找樊伟!”





门上透下一片阴影,樊伟就这么穿过关上的大门走了进来,“我已经来了。”


还是那副让人看了就想打的笑容,樊伟看向沈巍,“看来,你已经知道了你想知道的。”


奇怪,明明是连岑璧的时候,几百年就没怎么笑过,怎么做了樊伟之后,反而天天挂着笑容。


“你的灵力怎么这么弱了?”樊伟周身的白气已经淡的快要看不见了,终归是兄弟,程慕生还是会不自觉地关心对方的。


“我说了,养宠物,总归要付出代价。”


“连岑璧,沈面的记忆不需要你来管。”樊伟这般作态到底是做给谁看?


哄的沈面堕鬼的是他,如今又想方设法让沈面恢复记忆的也是他,他是真当自己的弟弟这般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吗?


“不止是记忆。”樊伟轻声否定。


“什么?”程慕生可能没有听到,沈巍却听了个明白,“你想做什么?你要帮沈面重回魔族?”


“连岑璧,你疯了!你想毁了你这一身灵力吗?”程慕生冲上前,他已经搞不懂这个男人是怎么想的了。


“你来人间,是不是就是为了贪吃鬼?”


“这个就不劳烦你们挂心了,我来人间自有我想做的事情。”至于自己这身灵力,该如何处置是自己的事情。反正,神族那帮人,支持自己,反对自己,都是因为自己的所谓资质。正好自己对那神帝之位也没什么兴趣,毁了岂不正好。


“沈巍,你不想去看他一面吗?他现在正饱受着折磨,心里心心念念的,可是他的好大哥。”


樊伟这句话,沈巍确实动容了,可是看着樊伟那虚弱的样子,沈巍也说不下重话,毕竟从小一起长大,哪怕是哄骗了沈面的时候,自己也只是用拳头打在他的身体上,丝毫没有动用灵力。


“连岑璧,我警告你,沈面的事情不需要你插手!”


评论
热度(31)
© 简·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