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始任务 5

迟瑞领着罗浮生回了罗家,一路上两人本是一片沉默,快到罗家的时候,迟瑞又牵起了罗浮生的手。,却并未说话。


罢了,罗浮生想,估计又是做样子吧。


罗澜终归还是小姑娘性子,当初迟瑞对她说了一番替身宣言,从此便记恨上了迟瑞,更别提罗浮生因为所谓的替身嫁到了迟家。


“澜澜呢?”进了罗家,罗浮生就有意地挣脱开了迟瑞的手,四处望了望,却并没有见到罗澜。


罗老爷有些尴尬,本来罗澜还是在家的,看到迟瑞的车子进了大院之后就将自己锁在了房间,“澜澜她身体不舒服,在休息呢。”


罗浮生也是转了转脑袋想明白了。


“爸,帮里怎么样?还顺利吗?”


罗老爷点点头,自己虽然已老,可是威望还在,罗浮生不在的日子里,自己还是能够震慑住他们的。


“爸,以后浮生会回来帮您的,您就不用这么操累了。”原本安安静静坐在一边的迟瑞突然插话,罗老爷差些一口气没喘上来。


浮生为什么嫁到迟家,罗老爷是最清楚的人,如今听到迟瑞对罗浮生如此亲昵的称呼和态度,到让罗老爷实实在在地惊讶了。


“你们?”


迟瑞拉过罗浮生的手,下定决心,有些话如果一直埋在心里,罗浮生是永远不可能知道的,既然不会知道,那如何能接受自己。


“爸,我是真心喜欢浮生的。浮生也许不记得了,可是他曾经救过我,只那一面,我便将他放在了心上。当初见到罗二小姐的时候,我是真的震惊了,所以我当时才会昧着良心对她说出那番话。但是我又很庆幸我当时说了那些话,庆幸罗家需要迟家的力量,所以浮生才会嫁过来,我才能再次见到浮生。”迟瑞说完便只盯着罗浮生,仿佛整个世界只剩罗浮生一人,那一双眸子,柔到都快溢出水了一般。


“浮生,对不起,我骗了你,你愿意原谅我吗?愿意给我一个了解你的机会吗?”


[哇,这是不是告白?罗浮生,你赶快答应,这样安全感肯定会提高!]


【不,我不喜欢他,我不能接受。】


罗浮生缓缓抽出自己的手,低下头有些不知所措。“对不起,迟瑞,我不喜欢你。”


[罗浮生,你在干什么!你还想不想完成这个世界的任务了?]


【是你说的,我不能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如果我答应了他,那才叫旁观。】


[......]


迟瑞笑意不减,只是有些僵硬,“没关系,我会让你慢慢喜欢上我的。”


[迟瑞好感+1,当前好感50;安全感+3,当前安全感4]


【?】


[我猜是因为你对他说实话,让他觉得你开始流露你的真性情了,不在那么疏远了。]


【大少爷的心理我琢磨不透。】


按理说,迟瑞作为迟家的当家,自己的丈夫,要求和自己住在一间房是合理的。可是迟瑞却迟迟没有提出这个要求,罗浮生竟有些相信,迟瑞是真的喜欢自己的吧。


[好感度都50了,你竟然还在怀疑他的真心。]


“我始终觉得,迟瑞的喜欢只是因为那时的想象而已。”


[我到不这么觉得,如果纯靠想象喜欢一个人的话,老大就不会为了救你做这些事了。]


“你说什么?”什么叫为了救我做这些事?


糟了!一时语快,守不住秘密了,小白点立马消失不说话了。


“小白点?你别装消失,告诉我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你的老大是谁?”


[你别问了,我是不会说的,这次只是我没反应过来,透露了天机,你再怎么逼问我都不会再说一个字了。罗浮生,你相信我,我们不会伤害你的。]这下是真的不见了,任凭罗浮生怎么叫唤,小白点都不发出一点声音。


我迟早会弄明白什么事情的。




迟瑞说要慢慢了解自己,真的就说到做到。


第一件事,带着自己逛了迟家,让那些下人很明确地意识到,迟家是接受罗浮生的。


“其实,我一直想问,家里怎么放了这么多花?你们很喜欢花吗?”难得的两人平和地待在一起,罗浮生也慢慢对迟瑞不再那么戒备,起码现在两个人能好好交流了。


“这是我妈妈喜欢的,她在的时候一直养的很好看。”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想到自己曾经还吐槽他们不怕过敏,罗浮生有些不好意思。


“没关系的,浮生。”迟瑞拉过罗浮生的手,慢慢收紧,“以前是我在养花,以后你和我一起养好不好?”


[迟瑞安全感+5,当前安全感9]


“我......我不会养花。”


迟瑞轻笑一声:“那我教你好不好?”


黑帮少主闲散养花?


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罗浮生就这么笑了出来。


笑颜如花,怦然心动,绽放在心上重重一击。


[迟瑞安全感+3,当前安全感12]


“浮生,你原谅我了吗?”许是感受到了罗浮生放下的戒备,迟瑞小心翼翼地询问。


嗯?


面前的少年微微歪头,懵懂如小鹿般水灵灵的眼睛就看着自己,面上带着疑惑,仿佛在问,我应该原谅你什么?


仿若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般无措,迟瑞负在身后的手握紧了拳头。


“我差一点就伤害了你,伤害了罗澜,甚至还打算将这些事情瞒下。”迟瑞低下头,“我错了,你原谅我了吗?”


原来迟瑞真的很在乎我。


在军营斗智斗勇,带领下属冲锋陷阵的迟长官;在工厂认真负责,监督着生产,收获着盈利的迟商人,都不过是面前这个害怕自己疏远他而战战兢兢的迟瑞。


罗浮生的心松动了。


“我没有怪过你。”


是我自己惹的祸,本来我们会有一个不一样的开始的局面。


[迟瑞好感度+10,当前好感度60,安全感+10,当前安全感22]


存在在罗浮生脑海里的小白点是第一时间能感受到罗浮生的情绪变化的。


还好,罗浮生终于开窍了。


场面温馨,两人之间的气氛又多了几分平和,那胀在心口的喜爱之情已经装的满满的了。


迟瑞很想在这里不管不顾地吻上罗浮生,籍以减轻那快要溢出的疼爱。


可是,他不能这么做。


好不容易放下的戒备,自己怎可这么莽撞地再让其竖起。


被拥入那滚烫的怀中,罗浮生还有些呆愣。


拥抱,是自己前世极度渴望的。


无论是当做亲生父亲的洪正葆,还是想做知心友的许星程都不曾施舍过自己一个拥抱。


在洪澜出嫁时自己有过拥抱,不过当时她的心是冷的;死亡之前也和天婴有过拥抱,只是那时,自己的身体是冷的。


难怪一人冰冷地生活,会不自觉接近温暖处,那就是火光,带领走出黑暗的光啊。


“浮生,我真的好喜欢你,你看看我好不好?”


埋首在罗浮生的肩颈,迟瑞带着期盼的声音从肩膀处随着振动,一字一字敲上了罗浮生的心。


“对不起。”感动或许是有点,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自己若是答应,那岂不就是欺骗了对方吗?


“没关系,我知道,我们才认识没多久,你不喜欢我是正常的,没关系。我们从朋友开始可以吗?给我一个了解你的机会。”


许是这个平常强大到令人心疼的男人,现在太过可怜,又或许,真的融入到了这个故事里,罗浮生能对迟瑞的感受感同身受,所以罗浮生也伸手抱住了迟瑞。


尽管没有一言,迟瑞便也觉得够了。


够了。


[安全感+10,当前安全感32]




午饭间,罗浮生吃了什么菜,迟瑞就多夹一筷子到自己碗里,弄得罗浮生简直不敢再继续夹菜吃了。



“瑞儿,浮生的菜够了,你也别夹了,自己吃吧。”迟老夫人看着罗浮生不知道该怎么下筷的样子,及时出来圆场,阻止了迟瑞还想继续夹菜的动作。


罗浮生紧跟着夹了一筷子菜给迟老夫人。


“奶奶,您也吃。”


迟老夫人笑眯眯地接下,抬眸看了眼迟瑞,别有深意地开口道:“还是浮生懂事啊。”


“奶奶,您吃。”


这孩子,总算懂事了。


迟老夫人看着自家孙子对待罗浮生那小心又温柔的样子,心里是颇感欣慰。


终于熬出来了。




经历了那场大战,迟瑞便不待在军队了,罗浮生一直没明白,为何迟瑞想走就走,这么简单,直到前两日,有客人住进了迟府。


金城督军沈虎的女儿,沈凌雪带着一堆礼物走进了迟家。


迟老夫人对她的态度很亲昵。


罗浮生暗暗自嘲。


人家是女子身,你是男子身,难道还指望着态度一样吗?


“奶奶,我刚回金城就听我爸说迟瑞哥哥结婚了,怎么不见迟少夫人呢?”沈凌雪坐在迟老夫人旁边,一遍帮她按摩,一边聊天。


怎么可能没打探清楚是谁嫁入迟家就这么贸然地上门拜访呢?只怕是因为是自己进了迟家,才这般抱有大的敌意吧。


沈凌雪喜欢迟瑞。


“哎哟,瞧我这脑子。”迟老夫人假意拍拍自己的脑门,超罗浮生招招手,“浮生,来。”


“这就是我迟家的媳妇,浮生是个好孩子啊。”


不愧是豺狼虎豹的老大的女儿,沈凌雪脸色丝毫没有变动,朝自己露出那大小姐一般完美的笑容。


“那,我便喊你浮生吧。迟瑞哥哥好不义气,结婚了也不和我说一声,就连爸爸都没邀请。”


真是一番冷场的谈话。


迟老夫人颇有些尴尬地摸摸罗浮生的手聊以安慰。


当初迟瑞什么心思,娶的又是个男子,这怎么可能大费排场。


沈凌雪不知道迟瑞的所想,可也看得出自己是个男子,说出这番话,不就是在警告自己。


你是个男人,一辈子都上不了台面,最终,迟瑞一定会是我的。


[这沈凌雪也太过分了!]没想到自己这个当事人还没生气,小白点倒先怒了。


【你生气什么?】


[她不就是个女的吗?除了这点还有什么?在这耀武扬威的给谁看!]


【她还是沈虎的女儿,我们惹不起。】


[切。]是真是假还不一定呢。


“沈小姐说笑了,迟瑞刚重伤醒来便结婚了,自然要低调,不然别人以为是为了冲喜而结婚,反倒落了名声不好。”


就算我是个男的,我也让你知道,迟瑞急着娶的是我。


虽然这场婚姻开始于一个误会。


“是我小气了,迟瑞哥哥想的多。”


“凌雪,你这次回来,沈大将知不知道啊?”迟老夫人及时插话进来,避免这两人聊的越来越带炮火味。


“没呢。”沈凌雪俏皮地对迟老夫人眨眨眼睛,配上那年轻灵动的面孔,真是可爱极了。“所以啊,奶奶,迟府要先收留我几天了,不然被我爸知道肯定要抓我回去了。”


这沈凌雪之前怕是就一直借着这借口住在迟家,因为迟老夫人非常爽快地就答应了。“好,想住多久住多久。”


罗浮生好似看到了沈凌雪朝自己得意地眨了眨眼睛。



评论
热度(22)

黑璧的颜我可以舔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