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巍慕/樊面)12

带不回夜尊,沈巍也还没回来,程慕生只能每天都去看一看夜尊,确保夜尊的安全。


但是夜尊周身的黑气却越来越淡。


樊伟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神族的气越浓,神力越厉害,气越淡,则越来越虚弱。


也不知道鬼族是否也是这样。


程慕生越看越心慌。





“贪吃鬼,你最近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趁着樊伟不在,程慕生将夜尊全身里外好好地检查了一遍。


夜尊懵懵懂懂的,摇着头。


既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为什么周身的气会这么淡呢。


“你就不要担心了,我还没玩够呢,他很安全。”


反身揪住樊伟的衣领,程慕生气愤至极,“你跟我讲实话,你炼药到底是为了什么?”他绝不会相信樊伟浪费自己的气血和神力,只为了炼出一碗让夜尊失去嗅觉的药。


“想要养一只长久又听话的宠物,总要付出点代价。”


“那沈面呢?你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沈面?眯起眼睛,脑海深处那个总是跟在连城璧身后的小孩子逐渐浮现。


他不是宠物,却很不听话。


反手隔开程慕生的手,收起一直挂着的笑容,虽然那笑容在程慕生看来极度虚伪。


“十几年了,你竟然还记挂着那个小鬼。”


“我真想杀了你。”





沈巍并不是真的去考察,借着考察的理由,他回了趟魔族。


“参加魔王大人。”众人瞥见许久不曾出现的沈巍一脸严肃地出现在审判庭。


文判大人赶忙走下叛台向沈巍行礼。


沈巍摆摆手,魔族一向不拘礼,但这些人却总是将礼数放在第一,每次见到自己都要行那繁琐的礼数。


“魔族堕鬼,可否查到记录?”


“可以的。”文判迅速地将记录簿拿出只待沈巍查看。


“可否查到鬼族名号?”


这......“魔王息怒,无法查询。”


“我若想查询,鬼族可否?”


文判立马跪下,颇有些发抖,自家魔王大人自从二公子堕鬼之后便彻底与神族决裂,如今这是又想去鬼族吗?


“大人,还请您不要。鬼族与魔族一向不合。”


沈巍一哼冷笑。


不合?


魔族已与三族都不合了,可还在乎这个?





最终沈巍还是独闯了鬼族,夺得了鬼族簿,终于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夜尊失去嗅觉的时候,沈巍就在他的身上闻到丝丝神族的味道,知道后来,看到了樊伟手上密密麻麻的伤痕,才真的知道不是自己感受错了。


那夜尊是何人,樊伟才认识他没多久,为何会牺牲自己的神力为夜尊炼药?要知道,用自己的血液炼药,失去的神力足足是平时的两倍。


连岑璧是神族大皇子,见过的人不甚少许,如何会对一个见过几个月的人如此上心。


千百年来,只有一人。


沈面。


如果夜尊真的是沈面,那这一切都能解释的通了。


只是不知道,樊伟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仅仅是失去嗅觉吗?


既然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沈巍便提前回了程慕生的餐厅。


却感受不到程慕生的气息了。


“慕生?”


程慕生确实还站在那边,可沈巍又能感受到,那不是程慕生。


“沈巍......哥哥”


沈巍哥哥?


千年来这么叫自己的只有一人。


“城璧?”


耳畔仿佛又响起樊伟的话。


“那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是神族的人呢?”


“说真的,我有个弟弟下凡渡劫,你不会就是我弟弟吧?”


程慕生走上前,见到沈巍他的确很激动,可是恢复了记忆的他和沈巍之间隔着的确是沈面和连岑璧,魔族和天族。


“我是。”


呵,沈巍颇有些嘲讽地笑了声。


原来,樊伟什么都知道。





神族的血液可炼百药,只是炼药需要耗费大量灵力,极为损耗修为,严重者甚至会一身修为灰飞烟灭。


所以尽管功效强大,千百年来却甚少有人肯拿自己冒险。


樊伟却不怕,他这一生本就无求。


少年时,因着神族大皇子的身份,浪费心力在神族琐事上;而现在,程慕生既然已恢复了记忆,大皇子的身份也只是个摆设了,反正从以前到现在,神帝看重的,只有连城璧而已。


从头到尾,他只对一个人有过不一样的态度,不管是厌恶,生气,嫉妒还是担忧,都是对他一人。


而现在,樊伟又多了一分欣慰。


再等等,夜尊再喝两天药,就可以恢复记忆了。


到时,自己会想尽办法让他再回魔族二公子的身份。


那个在桃树下笑魇如花,无忧无虑的沈面,该回来了。


哪怕这是逆天而为。


怕什么,自己现在做的事不就是逆天的吗?


樊伟无视自己逐渐散失的灵力和苍白的面孔,只是淡淡地一笑。



评论(2)
热度(34)
© 简·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