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是非,债未还(连城璧×花无谢) 壹

连城璧✖️花无谢

双黑,插叙,虐向

----------------

这天下谁能一句话定人生死,一挥手夺人性命,又是谁能权倾朝野,一眼便震的当今圣上话不敢多说。


听着这描述,你是不是觉得这世间怎会有这么厉害的人,必定是谣言一传百,百传千而形成的一个传奇故事了。


那你错了,所有人都会告诉你。


这是真的,此人名唤连城璧。


连城璧的父亲,连泽天,是先帝的亲弟弟。


但是先帝并不受宠,从所有人到皇太后,都觉得这天下唯有连泽天才能担任。但是坐这万人之上的地位,必定享受无尽的折磨,无边的孤独,和各方的压力。


他们不愿连泽天忍受这些,所以才让先帝做了那位置。


而赐给连泽天的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利和威望,摄政王。


虽然先帝才是这个位置上的主人,但从始至终,百官大臣听从的,只有连泽天。


先帝身子病弱,在那高位上日日经历着压抑折磨,最终先去了。


而连泽天,扶起了他们兄弟的遗腹子,连稷登上了这皇位。正式坐下了那养着傀儡皇帝,不用皇位拘束却拥有无上权利的位置。


那为何连泽天不让他的孩子坐上皇位,这样便是太上皇,依旧自由。


无人可知连泽天如何想的,只是猜测,他想让连城璧和他一样,无拘束却有权利的生活。


后来,连泽天病发身亡,连城璧承了他的摄政王之位,而连稷,依旧是那个傀儡皇帝。


连城璧当上摄政王之初,当朝发生了一件大事。


萧家,世代为官家带兵领仗,为朝廷巩固了多少河山。却因为连城璧的一句话,萧家一夜之间满门倾覆。


而此时,这个杀人不眨眼,手握重权的男人却在无垢山庄急得团团转。


房间内不断有人进进出出,倒了一盆又一盆的血水,在连城璧终于忍不住要闯进屋内的时候,那水,终于清明了。


这天下第一的神医颤颤巍巍地走出屋内,屋里那人的伤势实在太重,自己恐怕都无能为力。可是,这番话说出,自己怕是性命不保了。


“王爷,请您饶了老臣一命,花公子的伤势太重,再加上身中剧毒,老臣无能为力。”


“你说什么?”


剧毒?这无垢山庄下,谁人敢给他下毒?


“老臣无能为力,还请王爷绕我一命。”那神医如今年岁已大,本想过段日子就隐退,没想到在此之前竟然被这个世人皆怕的残暴王爷拉来,还被要求医治着一个无法医治好的人。


“你说他中了毒?中的什么毒?”


“那毒来自西域,名唤天幽草,中毒之人身子会一日比一日孱弱,最终失去五感,是一种极为阴毒的毒草,中此毒着,从未有人活下。”


西域?天幽草?


“本王命你一定要找出解毒之法,不然,提头来见。”说罢也不看跪在门口的所谓神医,直接踏入房间。


那老神医额上的汗滴滴答答就落在了地上,和连城璧说话实在考研胆量,竟然还被要求找出这天幽草的解药,这如何能找到?





床上躺着的人面色苍白,嘴唇干裂,连城璧拿过床头摆着的水杯,慢慢倒入那微张的唇隙之间。


嘴唇终于滋润了几分,连城璧情不自禁地就贴了上去。


只是唇碰唇而已,连城璧却觉得自己已经很满足了。


若是他醒来,这张嘴只会说出伤人的话,伤人伤己。


抓住花无谢的手贴在自己唇边,眼眶逐渐湿润,连城璧却眨眨眼,不让泪流出。


只有弱小的人才会流泪,这般无用之物。


“无谢,你不是要报仇吗?赶快醒来吧,只有醒来,才能够杀了我啊。”


因着手被牵起,花无谢的衣襟被微微扯开,露出心口那带血的绷带。


下手之人就没有想着活路,那刀刺的又深又重,一刀扎在心口,如今能吊着这口气,也多亏了那神医。


连城璧无法斩杀了那下手之人,只因这伤,是花无谢自己刺的。


“你不是要杀了我吗?那把刀应该刺向我呀。”贴上花无谢冰冷的手指,连城璧带着几分虔诚地吻上去。


我的无谢,你快些醒来吧,我后悔了。


又喂了花无谢喝些水,连城璧才走出屋子。


到了外面,他又是那个残暴冷血,只一言便可夺人性命的连城璧了。


“好好照顾无谢,如果有什么闪失,你们也不用再出现了。”


众人连忙跪下,齐口领命。




“冰冰,去查。无垢山庄怎么会出现天幽草,无谢怎么会中这毒。”


冰冰领命,即刻便吩咐下去了。


西域,这王妃母家可不就是西域伽蓝山出来的嘛。


但这话,她不能说。


没有依据的结果,连城璧不接受。


花无谢伤势实在太重,且身患剧毒,三个神医每日施针也只能保护着他的心脉,堪堪吊着一口气,至于醒来,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连城璧越来越暴躁,府上的人做事也愈发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掉了脑袋。


已经五日了,不仅那神医未找到解天幽草之法,就连冰冰,也没有消息传来。


“王爷,萧十一郎来了。”冰冰外出调查,府内一应大小之事皆有无霜负责。


冰冰和无霜是为数不多跟了连城璧三年的老人。


萧十一郎!


“现在才来有什么用,无谢出事那会他在哪里?”连城璧冷笑一声,若不是看在萧十一郎是花无谢的亲哥哥的份上,他以为他可以这般出入无垢山庄吗?


“让他进来。”


很快萧十一郎便出现在了连城璧面前。


“是天幽草吧?”只是轻飘飘的一句话便让连城璧立马站起身,直逼萧十一郎,抵着对方的脖子压制在墙上。


“你知道什么?”花无谢中毒的消息从未出过无垢山庄,萧十一郎是如何得知的。


“咳咳,天幽草来自西域,咳,西域有一处山脉叫伽罗山。”艰难地说出一句话,萧十一郎能感受到连城璧的手劲松了些,这才慢慢再开口:“伽蓝山下有一门派,名唤千草阁。这阁主每五年收一次徒,只收双生姊妹。这天幽草便是千草阁培育出的。每种草药被研制之初,那双生徒弟便都会试毒,以此来判断毒性对不同人的药效。这般阴毒的门派还会有人陆续拜师,便是想要仰仗这试毒过程达到百毒不侵的身体。”


听萧十一郎絮絮叨叨说了这么多,连城璧早已没有了耐性,又是一使力,“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可知你王妃的母亲便是来自伽蓝山?”


连城璧眼神瞬间便凌厉起来,“你说什么?”他当初只是想要有人占了那王妃之位,借而堵住那群大臣的嘴,所以从未去了解沈璧君的家世。


“沈飞云有个双生姊妹,如今还在伽蓝山,也许可以救无谢。”打探到这么多消息,萧十一郎可是多日未曾合眼了,今日把这消息带到,萧十一郎也安心了。连城璧一定会去伽蓝山的,他不会放弃救无谢的每一丝希望的。


无谢,我未曾护你从前的二十年,让你受到了这么多的伤害,从这刻起,我会拾起作为哥哥的责任,护你。


连城璧慢慢放开萧十一郎的脖颈,已经冷静下来,“希望你说的是真话,不然,你知道后果的。”


“无谢是我弟弟,我怎会害他。”


连城璧轻笑一声,充满嘲讽却又凄凉,“你和我带给他的伤害,一辈子都抹不开。”


萧十一郎沉默了。


第二日连城璧便领着冰冰向伽蓝山前进。


出发前,连城璧贴上花无谢的双唇,紧紧地贴住。


“无谢,等我。”


----------------

最终还是改了设定,无法忍受璧璧和花花相差10多岁。稷儿登上皇位的时候6岁,璧璧十岁。萧家灭门的时候,花花8岁,璧璧12。现在花花20,璧璧和萧十一郎都是24,沈璧君19.

所以,灭门肯定不是璧璧干的啦(来自最后一丝残存的理智)


评论(5)
热度(33)

黑璧的颜我可以舔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