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巍慕/樊面)11

神族二皇子连城璧渡劫,封印记忆能力成为人族少年程慕生。


程慕生已经恢复了属于自己的记忆。


看着面前还摆着的酒杯,程慕生有些自嘲地笑出了声。


沈面的下落都没有找到,自己竟然就这么无知地过了这么多年。


如今自己恢复记忆,那应该是神族的劫难过去了。


那自己是不是可以去找沈面了?


不对,夜尊!


夜尊还在连岑璧那里!


自己不能再失去朋友了。


连岑璧能冷眼看着沈面堕鬼,怕不是骨子里就是个冷漠的人,如今夜尊就是个鬼族,连岑璧想要杀死他岂不是轻而易举。


如今已经恢复了记忆和法术的程慕生自然不能让夜尊在连岑璧那边呆着。


连岑璧也许曾经是个好哥哥,可是沈面的事情之后,程慕生只希望自己不是他的弟弟。


一个人的心可以冷成什么程度才能看着一个人在面前堕鬼而毫无波动。


程慕生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自己一定做不到就眼睁睁的看着。





夜尊在樊伟那边生活的很好,樊伟基本有求必应。


夜尊单纯,只跟程慕生说,如果早知道樊伟这里这么好,闻不到味道也是好事。


程慕生只是摸摸他的头,心里感叹这傻鬼。


“贪吃鬼,你先回房待会,我和樊伟有话说。”


夜尊可能没有察觉出程慕生有什么变化,樊伟却看的一清二楚。


程慕生自幼失去父母,虽然一个人开着这生意还不错的餐厅,但平时多多少少会不自觉流露出一丝自卑,而且周身气场非常随和,一副和事佬的样子。


哪像现在,虽然面对夜尊的时候还是那样笑的温柔,但是那眼神中是不可忽视的坚定,而且整个人透出一副高贵自信的样子。


看来自己这个弟弟历了个劫之后,是大有所成啊。


“樊伟,你知道什么叫愧疚吗?”


“愧疚是最没用的东西,他不能抹去你曾经带来的伤害,也不能抹去既成的事实,愧疚只是让自己心安罢了。”


“你说对吗?”


明明知道程慕生讲的是什么,樊伟就是不顺着他的话。


“我的人生没有愧疚,你知道养宠物的乐趣吗?”


“你说什么?”他竟然把夜尊比做宠物。


程慕生捏紧自己的拳头,压下想要一拳暴打过去的念头,“沈面对你而言,也是个宠物?”


那个宠物失去了乐趣,所以哄骗着他堕鬼了。现在又对夜尊产生了兴趣?


呵,樊伟轻笑一声,慢慢走近程慕生。


“看来你是恢复记忆了。”恢复了也好,夜尊的身份只有自己一人知道,就让他们在这无尽的人族世界里慢慢寻找吧。


程慕生慢慢走近樊伟,手中凝聚神力,“你到底来这做什么?”


“做什么啊?当然是来寻找我亲爱的弟弟了。我的好弟弟为了神族的安危孤身一人下凡渡劫,我这个做哥哥的不应该好好关心吗?”


“虚伪。”


程慕生本想在这里一掌打向这个虚伪的人,好出口气。可还是忍住了,夜尊什么都不知道,自己不能让夜尊伤心。


樊伟不动声色地看着程慕生凝聚了一掌神力却又收回,嘴角勾起自信的一抹笑。


自己这个弟弟,还是太心软了。


“夜尊闻不到味道是你动的手脚吧?”程慕生想到之前在樊伟手上看到的刀痕伤疤。转念想了下,神族的血液可以凝炼神药,只是大多逆天而为,很少有人会用自己身上的血去做这么危险的事。


“是又怎么样?想养只宠物,总要想办法让宠物没有戒心地接近你吧。”樊伟不否认,自家弟弟聪明着呢,就算不承认他也能找到别的证据。


怒火冲上程慕生整张脸,那眼眸中的怒气仿佛要将樊伟吞噬了一般。


“连岑璧,你真让我恶心。”


“我的好弟弟,你最好不要惹怒我,不然可不能保证对这小鬼做出什么事情。”


“你放夜尊走,跟我回去。”程慕生快速冷静下来,当务之急是让贪吃鬼跟自己回家,才能避免他受伤害。


樊伟轻笑一声,慢慢走近程慕生:“我可做不了主,你应该问当事人的意见。”





也不知樊伟究竟给夜尊许了什么好处,夜尊不愿意跟程慕生回去。


“贪吃鬼,跟我回去,给你做生煎好不好?”


夜尊眨巴着眼睛摇摇头,“这里就挺好,我知道慕慕你一直照顾我很累的。你要是想我就来这里看我,我也可以去看你啊。”


程慕生一般都很愿意听夜尊的请求的,可是,让他呆在这危险的人身边。


好似知道程慕生在想什么一般,樊伟传音给他:“放心,我养宠物可没有那么快失去兴趣的。”


程慕生虽然很生气,可是樊伟确实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他现在说不会伤害贪吃鬼,肯定会好好待他。


还是等沈巍回来再做打算吧。


“如果夜尊受伤了,我一定会杀了你!”


樊伟只是笑笑。


我很期待你对我拔刀相向的样子。


评论(7)
热度(33)
© 简·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