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巍慕/樊面)10

夜尊说他闻不到自己的味道了,程慕生急忙忙地找到沈巍。


“贪吃鬼,我烧了生煎,你都闻不到了吗?”夜尊坐在椅子上,袍子宽大的帽子遮着脸,湿漉漉的眼睛眨巴眨巴的,好像对自己失去嗅觉也没什么感觉。


“闻不到他们的臭味多好。”也不在乎沈巍在旁边,夜尊就直接开口。


程慕生有些尴尬的看看沈巍,这贪吃鬼咋啥都说呢。


沈巍扶了的自己眼镜,淡定地开口:“鬼族对魔族而言也是臭味。”


真不能让自己吃亏。


“你们可要小心了,闻不到味道小心变成恶鬼。”


樊伟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靠在门边。


“我不是锁门了吗?”程慕生确保地跑去看了看门上的锁。


樊伟慢慢走到夜尊面前,摸了摸对方的头,“小鬼,闻不到味道,你可要小心了,魔族和神族要杀你,你都逃不掉了。”


沈巍推开樊伟的手,“你回神族就没人要杀他了。”


樊伟的袖子被推的向上挪了一点,程慕生发现他手臂上有刀痕。


程慕生正想询问一下,沈巍突然想起似的和自己说话:“慕生,我过两日要去考察,可能要出去一个月,夜尊又出现这种情况,你尽量不要让他出去了。”


程慕生正色,点点头。


沈巍不在东江,夜尊又喜欢乱跑,以前自己还挺放心的,但是现在......


樊伟拉下自己的袖子,站起身,“让他去我那,我挺喜欢他的,正好他现在闻不到味道,说不定还能愉快相处呢。”


“不行!”程慕生立马拒绝。


樊伟对夜尊的态度根本琢磨不透,万一偷偷地把贪吃鬼杀了呢。


樊伟也不在意,“这小鬼那么可爱,我可不舍得杀他,而且沈巍不在,你确定你能保护他那么久?”


樊伟的话确实直击痛处,自己根本保护不了贪吃鬼,可是......


“没事,你可以相信他。”


程慕生没想到沈巍竟然在这个时候与樊伟站在了一起。 


程慕生不相信樊伟,可是程慕生相信沈巍。


夜尊永远这么呆愣的样子,好像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


“贪吃鬼啊,你要离开我一个月了。”


以前的时候,程慕生并不害怕一个人,可是和夜尊相处了那么久,夜尊要离开自己一个月,程慕生觉得,这份孤单竞那么难以承受。





沈巍带着学生出去考察了,樊伟也把夜尊领回家了,已经一个星期了,樊伟竟然一次也没有出现。


程慕生实在太无聊,又坐在了吧台上喝酒,发呆。


“可以给我一杯吗?”吧台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个人,带着一副平面眼镜,明明眼镜是透明的,程慕生却看不清他的眼。


但是客人的要求程慕生不会拒绝,程慕生走进吧台为那客人调了杯酒。


那人低头闻了闻酒杯,“老板你心情不太好啊,这杯酒请你。”


程慕生觉得自己可能真的醉了,竟然就接过那杯酒喝了下去。


等再睁开眼,程慕生还坐在吧台边拿着自己的酒杯。


“难道我真的醉了?”


看了看外面,明明还是下午,却没什么人经过。


程慕生也不想再开门接待客人,早早就关了店。





“城璧,神族的浩劫是否能够渡过就看你了。”充满期待的声音。


“连岑璧,你对他说了什么?”一拳到肉的声音。


“哥!你出来,我有话要问你!”一掌一掌拍在门上的声音。


一幕幕不知道是谁的记忆在脑海里快速轮转,程慕生甩甩脑袋,自己没有喝醉,怎么做起梦了呢。


“二皇子,你该醒了。”耳边想起轻轻的声音,很蛊惑,程慕生觉得自己更晕了。


“二皇子,你该醒了。”


程慕生想甩开那个一直跟在身后的声音,却彻底趴在吧台上了。


评论(5)
热度(52)
© 简·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