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巍慕/樊面)7

夜尊可能是被记忆里的那个人伤害的太深,生煎能唤起他一时的活力,但是到了第二天就整个鬼又蔫下去了。


“贪吃鬼,你别堵在这边啊。”


夜尊蹲在冰箱前面,睁着那双大眼睛看着程慕生。


“慕慕,我不想出去,外面香味太浓了,我怕会见到那个人。”


“神族不都是香味吗?难道每个人还有不同的香味?”程慕生一边做着菜一边和夜尊聊天。


“是啊,就好像慕慕你是花香,可是我闻到的那个香味太香的,香的发腻。”


程慕生笑了,这话和沈巍当初说的还一样呢。“我又不是神族的人,我的味道和他们的味道是不是一样,你怎么知道。说不定神族每个人都是香的发腻呢。”


“好啦,出去吧,沈巍要来了。”程慕生将菜放入传菜口,解开自己的围裙。


“沈巍身上的味道我也不喜欢,我喜欢慕慕你的味道。”


“沈巍不会害你的,你出事了他还能保护你呢,你可要对他有点好脸色。”程慕生摸摸夜尊的头。


果然刚出后厨,就看见沈巍进来了。


“沈教授,我有个问题想问你诶。”程慕生又是坐在了老位子,沈巍的对面。


“你之前说神族的味道都是香的发腻,那每个神族的味道都一样吗?”


沈巍点点头,“其实都差不多,只是有很细微的差别,如果你特别关注谁,你能闻得出他的味道的.”


果然,贪吃鬼就是太大惊小怪了。


“你先看看要吃什么吧,我去看看贪吃鬼。”


程慕生刚起身,就进来一个客人。


程慕生想,那客人气质和沈巍真的很像,不过一个文质彬彬,一个带点霸总气息。


刚想上去招待那人,就听到夜尊的大叫:“慕慕!慕慕!”


沈巍和那人都抬头看向后厨。


程慕生这才发现,那人身边的是白气。


得,神魔人鬼,自己的餐厅齐全了。


夜尊冲了出来,扑进程慕生怀里,嘴里大叫:“我又闻到那个味道了!”程慕生微微转头看那人,进来个神族,对贪吃鬼来说,那香味绝对充斥了餐厅。


“老板,你的餐厅挺特别的。”那个客人一直盯着自己怀里的贪吃鬼,程慕生以为他和当初沈巍的目的一样。


“客人说笑了,小尊一直很乖的,客人想的那种情况没有出现过。”


沈巍却在这时站了起来朝那个客人走去。


“连岑璧!”颇有一副咬牙切齿的架势。


那客人仿佛才发现沈巍一般,“不好意思,我想你认错人了。我叫樊伟。”明眼人一看就是在戏弄沈巍。


“你来这里做什么?你在渡劫?”那浓厚的令人发腻的香味,沈巍绝对不会认错的。


“原来是魔王大人啊,我说这味道这么这么臭呢。”樊伟整理整理自己的领带。“不过你猜错了,我在应劫,毕竟我记忆和能力可没有被封印。”


樊伟又把目光转向程慕生,“不像我那弟弟,需要渡劫。真是可怜。”


弟弟?沈巍好似明白了樊伟的意思,“你是来找他的?”


樊伟不屑一笑,“你真是想多了,神帝的位置就一个,我会将他找回去阻止自己的路吗?”


“那你是来赎罪的吗?”下凡应劫,不是来找连城璧的,只能是找他了。


“赎罪?可笑。那是他自己心智不坚定,堕了鬼族,与我有何干系?”


也许沈巍和樊伟的谈话太吸引人了,夜尊都忘记了那令自己害怕的香味,站在程慕生旁边,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两人。


“这件餐厅真是有趣啊,还养了只小鬼。”一身白的夜尊又把樊伟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他没有恶念,不是恶鬼,你没有权利斩杀他。”


樊伟一副看热闹的表情,“魔王大人竟然会维护一只鬼,真是稀奇。难道因为自己弟弟堕了鬼族,就对这些鬼有了不忍吗?”


不提这事还好,一提,沈巍周身的气瞬间浓烈了,程慕生知道,他是真的对樊伟动了杀心。


“沈巍,你下午还有课吧,要吃点什么?”程慕生连忙出声阻止。


“有趣。”沈巍的杀气在程慕生的声音中渐渐淡了,樊伟觉得特别有意思。


“果然是渡劫,真是有趣。”



--------------

连岑璧和连城璧是神族的两个皇子,连岑璧下凡应劫,不封印记忆和能力,连城璧渡劫,所以什么都不记得了。

评论(7)
热度(47)
© 简·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