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巍慕)5

自打沈巍说不会追杀贪吃鬼之后,程慕生看着沈巍都顺眼了很多。


绝对不是因为知道了沈巍是魔王。


沈巍还是每天中午来自己的餐厅吃饭,程慕生也还是每次亲自接待他,然后顺便聊一聊天。


“沈教授,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你要追杀鬼族的人,弄一个教授的身份多不方便啊,每天得按时打卡上班,还不能无缘无故的消失。”


这个问题萦绕在程慕生的心头好久了,今日终于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沈巍抬起头瞥了他一眼,极尽嫌弃,“我需要一个配得上的身份,又不需要太高调。”


得,教授确实在人间确实吃香了。


“我还有一个问题,你第一次来我的餐厅就直接问我贪吃鬼的事情,你是不是早就打听清楚了?”


“没有,只是偶然路过,感受到到你的餐厅有鬼族的气息。”


“你们魔族还能感应到其他领族的气息,难道不是同族的才能感受到吗?”


“闻到的。”


程慕生感觉自己嘴角抽搐了一下。“闻?”


在一问一答中沈巍已经把这顿午饭吃完了,正擦着嘴,特斯文。


“鬼族的味道,很臭。”


哦,那不就跟自己看到的黑气一样嘛,自己看到的是气,人家闻到的是味。


“我家贪吃鬼的气那么淡,按理应该不臭吧。”


沈巍点点头,“确实没有那么臭,但是鬼族的味道对我们而言,放大了十倍,即使他的气很淡,也是很臭的。”


好吧。


“最后一个问题,那个害了你弟弟的神族,你闻着也臭嘛?”


沈巍脑海里浮现出那个人的样子。“神族的味道是香的,香的发腻,鬼族臭的想吐。”


程慕生还是第一次从这个文质彬彬的男人嘴里听到这种有辱斯文的话,感觉有点崩人设,不过转念一想,魔王,想必是很放荡不羁的吧。这教授只是人家在人间的一个身份,平常装的就挺累的,对着自己倒是不装了。


“那我们人族是什么味道?也臭吗?”


沈巍摇摇头,“不臭,你们没有味道。”


“这么平庸啊。”


沈巍没有说,他在程慕生身上闻到一股花香,很淡的那种清新的花香。


“你也该到上班时间了,快回去吧。”程慕生回头看看挂在墙上的西洋钟,没想到两人聊的倒挺久的了。


“你养的鬼呢?”沈巍也没有说要走,看了眼餐厅,没有发现那个鬼族的下落。


“估计出去偷吃东西了吧,我之前答应了他给他两份牛记生煎的。”经沈巍这一提醒,程慕生才想起来一上午没有看到自家贪吃鬼了。


沈巍皱紧眉头,“你要看好他,他是鬼族的人,你这么放任他出去,他万一伤人了怎么办?”


程慕生最讨厌沈巍一本正经地对自己说应该这么对待夜尊,开口便有些冷淡了,“我知道了,我自己养的鬼我自己会负责的,而且伤了人不是好事吗?这样你就有理由杀了他了。”


“我没......”程慕生也不管他接下来要说什么,直接推着他出门,将门一关,套上“暂停营业”的牌子。





我没想杀他了。


沈巍咽下没说出口的话。


他看得出来,夜尊对程慕生来说是很重要的,程慕生是一个人,那个鬼对他而言就是和他一起在这个危险的世界的相伴的人,他需要夜尊的陪伴,夜尊也需要他的保护。


如果自己真的杀了夜尊,程慕生也许会崩溃吧。


沈巍自嘲地笑了笑,自己都在想些什么,一个鬼族和人族,怎么可能会有真情。


评论(1)
热度(42)
© 简·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