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巍慕)4

自从那晚试探性的通话结束后,沈巍便每日中午都来自己的餐厅吃饭。


程慕生寻思龙城大学和自己的餐厅也不近,每天都来吃饭可绝不是因为自己的厨艺。


“沈教授,你不必每日都来我这里的,我家贪吃鬼很善良,你抓不到他伤害人类的证据的。”作为店长,程慕生亲自为沈巍上菜,顺势坐在他对面。


沈巍又是露出那样人畜无害的笑容,“程先生,我也说过,斩杀鬼族是不需要理由的。”


程慕生狠吸一口气,压下自己想要暴打沈巍一顿的心思。


“沈教授,告诉我你的身份。”


“你不是猜出来了吗?”我是魔族的人。


“你真的是斩魂使?”程慕生侧了侧脸,表示疑问,“东江这么多小鬼,恶鬼那么多,你何必死盯着我家贪吃鬼呢?”


沈巍挑挑眉,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从程慕生嘴里听到我家两个字了。“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我养的小鬼,当然是我家的了。”


其实程慕生也是在三年前某天早晨进入后厨,发现冰箱前蹲着一个小可怜。


从此就负起了养活这贪吃鬼的责任。


那时的夜尊好像是刚刚堕入鬼族,程慕生看到他的黑气特别的淡,而且他对过去的记忆一无所知。


两种特色一综合,眼前的贪吃鬼是一个心思极为纯净的鬼族。


只是,心思如此纯净,怎么会堕入鬼族呢?


“不管他的前身是神族还是魔族,能堕入鬼族,说明心智极为不坚定的。这样的人,你最好不要太过相信。”沈巍其实也看得到夜尊周围那特别淡的黑气,只是对鬼族的深恶痛绝,让他极为相信,鬼族是最会伪装的一族。


“恕我冒昧问问一句,沈教授,你是不是在斩杀鬼族的时候被骗了?”所以才一副我不听,我不信的样子。


沈巍最为痛恨别人询问自己的事情,可是不知为什么看到程慕生对夜尊的维护,他竟然想对程慕生道出自己的故事。


“我的弟弟,他本是魔族最有望的继承人,可是,他却堕入了鬼族。”


继承人?


程慕生的重点完全抓错,一脸惊悚地问:“继承的该不会是......魔王的位置吧?”


不怪程慕生太大惊小怪,据他的了解,魔族的爵位是选拔制,只有魔王,才能用继承才形容。


沈巍果然点点头,“我痛恨鬼族,就是因为他蛊惑我的弟弟堕落。”


“你弟弟成了鬼族的人,那这魔王之位,该不会是你的了吧?”重点还是没有抓住。


沈巍摘下自己的眼镜,那眼神中迸发的是无比的坚定。“我是,所以,我更有资格斩杀一切鬼族。”


对不起,打扰了。


“沈教授,我觉得你可能误会了,你弟弟堕落成鬼族是你弟弟心智不坚定,和鬼族没有关系。而且,你这样滥杀无辜,就不怕将你的弟弟不小心斩杀了吗?”为了保住自家贪吃鬼的小命,程慕生决定好好为沈巍开导开导。


“如此心智不坚定的,我魔族不需要。”


“我能再冒昧问一句,你的弟弟是怎么变成鬼族的吗?”


这个问题才提出,沈巍的眼神瞬间冷了几分,思绪仿佛又飘回了他弟弟堕落的那一幕。


“那个该死的神族。”


在我在位期间,魔族和天族绝不会和平相处。


程慕生了然地点点头,估计是被哪个神族的姑娘给迷了心智,结果被骗了,所以才堕落的吧。


“沈教授,我觉得这样吧,我这双眼睛不是能看出伪装嘛。我帮你找你的弟弟,找到之后,你们好好的谈一谈。你,就先饶了贪吃鬼一命,并不是所有鬼族都需要被斩杀的。”


贪吃鬼啊,为了保住你的小命,我可是在和魔王做交易啊。


“我不需要找到他。”夜尊看着在传菜口探出头的夜尊,忽地笑了,“他,我可以先放过他。”


沈巍到是想看看,如果这个小鬼起了恶念,这程慕生是不是还能如此自信地保证。



评论(2)
热度(36)
© 简·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