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巍慕/樊面)9

神帝得两子,神族举办宴会,举办了两日。


因这两子,神族和魔族百年来难得的统一和平,友好发展。


长子连岑璧,次子连城璧。


两个小娃娃长得水灵灵的,特别可爱。


时间飞逝,当初的两个小娃娃已经长成英俊的少年,神帝已经老去。


连岑璧有些沉稳,连城璧活泼。


越老越多疑,越要把握权利,两个儿子之间自然多多宠爱没什么心思的连城璧。





神帝得两子,魔王也得两子。


两族间的暗潮对孩子而言没有影响。


沈面很喜欢跟着连城璧,但是没有人知道,他喜欢的是连岑璧。


沈面有个哥哥,名沈巍。


许是作为长子,都会下意识地活得稳重,因为肩负的更多。


沈面就是一直在沈巍的保护下长大。


所以连岑璧的沉稳反而更吸引沈面。


但是连岑璧每次看到自己都是冷着一张脸,被自己喜欢的人冷面相待,沈面每次都会躲在连城身后。


“城璧,为什么他每次看到我都一副冷面孔。”就好像见到了仇人一样。


连城璧摆弄着桃花酒,抬起头宠溺地看着这个暗自神伤的小鬼。


“大哥他大了,以后是要接替父亲的地位的,他已经很多年没有笑过了。”


“你不用安慰我,我看得出来他不笑是什么样子的,他和我大哥说话的时候是不笑,一看见我那叫冷淡。”


连岑璧面对沈巍,面对连城璧甚至是别人都是不笑的,但是只有面对自己的时候是拉下一张脸。


“你真的想多了。”看见连岑璧从沈面身后走来,连城璧连忙招手,“大哥。”


沈面回头一看,果然,又拉下脸了。


“你怎么和他在一起?你也大了,该做点正事了。”连岑璧不想说这些话,可是看到每次沈面都和连城璧在一起,而且笑的那么开心,见到自己就淡着一张脸,他就看着极为不顺眼。


“大哥,我这就去帮父亲处理务。”连城璧能看出沈面其实挺喜欢连岑璧的,所以这次决定好好帮他一把了,给两人独处的时间。


“你以后不要总是和城璧待在一起。”气氛很尴尬,连岑璧不知道说什么,开口就是令人不愉快的话语。


“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出现在你面前碍你眼了。”沈面很生气,耍下一句狠话起身就走。





春去秋来,沈面竟真的再也没有在连岑璧面前出现过。


“你说你,赌气做什么。”连城璧看着沈面因为委屈而撅起的嘴巴,打趣道。


“我说的是气话,可是他竟然真的那么讨厌我,都没有来找我。”


“面面,我觉得,如果你真的喜欢大哥,你去跟大哥告白吧。”连城璧能看的出来,这一年沈面熬不住了。


“可是他一点都不喜欢我,他恨不得见不到我。”


“大哥只是不会说话,面面那么可爱,怎么可能不喜欢你呢。”


沈面点点头,心里下定了决心,自己已经忍着一年没有见连岑璧了,真的很想他。


城璧说得对,喜欢就去告白吧。





当夜,沈面假借连城璧的名义将连岑璧约了出来。


连岑璧见到是沈面,那张脸又拉了下来。


这一年,沈面和自己一面都没有碰过,神族没有那么大,一年没有见面只有一个可能,沈面躲着自己。


他躲着自己却与连城璧日日亲近。


“岑璧,我......我喜欢你。”


连岑璧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讽刺一笑,“你与城璧那么亲近,对我一副冷淡的样子。这个时候说这些是为了什么?帮助城璧夺天帝吗?”


沈面脸色欻白,连岑璧说的什么,他竟然有些不明白。


“不过你放心,你不用使用这招,城璧想要的话,我会给他的。毕竟那是我亲爱的弟弟。”


沈面觉得自己有些听不懂连岑璧的话了。


“所以,你对我的态度是因为,我和城璧那么亲近吗?”


“城璧想要什么,我会给他的。”沈面的话虽然对自己触动很大,但是连岑璧满脑子都是这些年他们相处的多么亲密,对自己的多么冷淡,说出的话也越来越尖锐。


“城璧想要神帝,我会给他的,你的计谋可以放弃了。”


“你不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这一切都是你这些年告诉我的。”你和城璧那么亲密,这些年都是真的,你对我那么冷淡,这些年都不是假的。


沈面笑了,自己多么可笑啊。





魔王次子沈面在神族中堕了鬼族,引起轩然大波。


沈巍只身一人闯入连岑璧房间,打了连岑璧一顿。


连城璧很想去问问自己大哥到底发生了什么?


明明昨天一切还是正常的,大家都是好好的。


连岑璧将自己关在了思过间,不许任何人进入。


神师算出神族有一劫难,需要出一皇子渡劫,转过这次劫难。


“城璧,你大哥他思绪不稳定,这件事需要你去做。”神帝语重心长地对连城璧道。


连城璧想与连岑璧说说话,想问问他为什么,沈面在他面前堕了鬼族,他却不救他。


可是,神族的安危最重要,连城璧没有办法。





程慕生从小就发现自己能看到所有人身边的气,能分辨对方的身份,但是他从没想过,自己的餐厅内会出现一个小鬼。


冰箱前蹲着一个白袍白发的男子,那男子周身的黑气很淡,程慕生知道,这是一只刚堕了鬼族的小鬼。“小鬼,你进了人家的屋子可是要先跟主人说的哦。”


那男子回过头,嘴里叼着一只生煎。


“还是只贪吃鬼。”程慕生摇摇头,夺下那小鬼嘴里的生煎,“都冷了,我给你重新煎一份吧。”


从此,程慕生的餐厅多了一只鬼,一只心地善良的贪吃鬼。


评论(5)
热度(41)
© 简·飨 | Powered by LOFTER